书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书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探究中国大豆进口最佳模式苍术

发布时间:2020-11-04 04:07:31 阅读: 来源:书包厂家

探究中国大豆进口最佳模式

在大豆国际贸易中,我们是美国大豆最大的进口国,是美国最大的客户;但另一方面由于我们的大豆进口量已超过国内供应量,大豆对外依存度较高,而美国又控制了国际贸易中大豆的主要货源。于是,双方进出口贸易的价格确定过程也是一个搏弈的过程。谁在这个过程具备更强的谈判能力,谁就可以对价格产生更大的影响力。本文从分析国际上流行的基差交易入手,分析了外商操作模式及盈亏状况和中国点价交易方式两个方面,说明点价交易的利弊,结合大豆风波中暴露出来的问题,提出了中国采购商应采取的对策。  一、基差交易介绍  基差交易(BasisTrading),是进口商经常采用的订价和套期保值策略。具体是指进口商用期货市场价格来固定现货市场价格,从而将转售价格波动风险转移出去的一种套期保值策略。用这种方法,进口商在与出口商谈判时,可以暂时不确定固定价格,而是按交易所的期货价格固定基差,由进口商在装运前选择期货价格来定价。一旦选定的某日的期货价格,则同时会在期货交易所建立空头交易部位。等到转售货物时,进口商再以等于或大于买入现货的基差价格出售货物,并在期货交易所以多头平仓。  现在的大豆国际贸易主要是在买家、贸易商和农民三方之间进行。  目前国际大豆市场的主要消费国(地区)是美国、南美、中国和欧盟,主要生产国(地区)按产量大小依次是南美(巴西和阿根廷)、美国和中国。由于美国、巴西和阿根廷的产量巨大,他们实际是最大的净出口国。按进口数量大小排列,中国是最大的净进口国,其他依次是欧盟和日本。因此,中国成为国际大豆市场上最重要的买方因素。1996年以来,中国成为大豆净进口国。2002年起进口大豆开始超过国产大豆总量,中国大豆产业的进口依存度超过50%。  中国进口大豆主要是采用是基差定价的贸易方式。中国油厂主要是通过一口价和点价方式,而美国农民则主要是采取点价卖货的方式,与中国油厂点价买货类似,美国农民的点价卖货是指农民把大豆卖给外商之后,并不确定大豆的卖出价,而是相对CBOT某月期货确定一个升贴水,农民在一定期限内可以自行选择约定合约的期货价格,期货合约均价减贴水即为农民得到的大豆销售价款。这一过程称为点价卖货,与中国油厂的点价买货正好是相对的过程。而国际大贸易商的作用就在于赚取其中的升贴水价格。  我们可以从两个方向来进行分析:  (一)外商的操作模式及盈亏状况  第一步:外商向农场主或合作社收购大豆,同时在期货市场卖出相应期货保值,该过程完成后手中持有大豆现货多头和相应期货空头。  第二步:计算自己的成本和利润,确定向中国油厂的升贴水报价,并和中国油厂签订出口合同,中国油厂接受升贴水报价,并在一定的期限内购买相应数量的期货(即中国油厂点价)。  第三步:中国油厂将期货多单转单给外商,外商借以平掉手中的期货空头,同时中国油厂从外商手中购买相应数量的大豆现货,该过程完成后外商手中的大豆现货多头和期货空头同时平仓。 oCB为外商从美国农民手中收购的大豆价格;  oCS为外商卖给中国进口商的大豆价格;  oFS为外商在期货市场卖出保值的价格;  oFB为外商在期货市场买入保值的价格。  o外商的盈亏=期货市场的盈亏+现货市场的盈亏  =(CS-CB)+(FS-FB)  令CS=FB+B1,其中B1就是中国进口商所签订的进口到岸升贴水。  那么,上式=FB+B1-CB+FS-FB  =B1+FS-CB  令CB=FS-B2,其中B2就是美国农民卖豆给外商的升贴水。  那么,上式=B1+FS-(FS-B2)  =B1+B2  其中B1+B2即为外商在整个大豆贸易中所获得的纯利润,从中可以看到其整个利润构成中没有任何价格因素,因此通过点价交易方式外商可以完全规避价格波动风险!获得稳定的利润!  (二)中方点价方式介绍  在中国采购点价中,可以分为一口价和点价两种。所谓固定价格或一口价(fixedprice)是指在签订进口合同时,直接定好进口大豆的价格,大豆价格的确定取决于进口商的谈判能力和当时的市场价格。所谓点价或者两口价(pricing)是指,在签订进口合同时,并不直接确定大豆的价格,而是先和外商谈定一个升贴水,并在合同中约定以CBOT某月大豆合约作为标的合约,在一定的期限内由进口商自行采购相应数量的CBOT某月大豆期货合约,以期货价格均价加升贴水价作为最终的进口价格。  在点价交易中,又分为两种:直接作价和转单作价。所谓直接作价即直接给外商电话,告诉作价,进口商不与外商发生期货上的关系。外商接受作价指令后,按照价格平仓自己的套保空单。一般都是较小的公司采用,因为没有能力进一步规避风险。所谓转单作价是指在自己的期货账户中买入多单,然后TRANSFER给外商,完成作价。一般大公司都是用后种方式,这样进口商可以选择,是直接买好了期货多头,转单给外方,还是说直接作GIVEUP,就是给外方多单,同时在账户中留下方向相反,价格一样的空头套保头寸,然后再逐步平仓对冲。  转单作价又可以分为两种:买入多头然后转单和全部一次性转单留下空单延期作价(GIVEUP)。在后种情况下,账户中留下方向相反,价格一样的空头套保头寸,就相当于是没有作价,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延期作价。  (三)点价方式利弊  点价方式有利有弊。有利之处有三点:  1、采用期货市场确定价格,价格最公开,最权威,最透明,对买卖双方最公平。  (1)期货市场容量最广,交易量最大,形成的价格最权威。  (2)期货市场的"三公"原则保证了价格竞争的充分性。  (3)期货市场的集中了最广泛的信息,并且具有良好的传导机制。  (4)期货市场的高度组织性,保证了交易有次序的进行。  由于期货市场具有以下特征:集中交易、公平竞价、信息公开、有序竞争,反映出真实的市场供给和需求之间的力量对比,因而期货市场是现实中最接近完全竞争的市场,产生出的价格最接近均衡价格。对于农产品的贸易流通来说,期货价格对现货交易的双方提供了权威依据,买卖双方只需要在期货价格的基础上谈判一个品质或交割地的升贴水,这就大大降低了交易成本。在发达国家,成熟的期货市场甚至可以使有形的现货市场消失,所谓的现货市场只是在期货市场形成价格的基础上,通过发达的物流系统而实现的物流过程。  2.对外商而言,点价交易提供了规避价格风险的完美机制,从而锁定其贸易利润。这是最为重要的理由,也是外商这几年来大力倡导推行该种定价方式的主要原因。这一过程包括完整的两个方面:即购买环节的美国农民的点价卖货和销售环节的中国油厂的点价买货,外商居于中间坐享无风险利润。  3、作为进口方的中国油厂也乐意接受点价这种游戏规则。  一者因为这种定价方式增加了油厂在定价过程中的参与性,因为人们最关注的是总价,而期货可以自己来定,这就容易让人忽视升贴水的高低;  二者因为这种结价方式在熊市中越后结价越便宜,而外商引入这种方式的头几年国际大豆市场均以熊市为主,因此让中国油厂尝到了甜头,因而中国进口油厂开始普遍接受这种点价方式。  结果在2003年的大牛市中,中国油厂由于普遍采用的点价方式,而吃尽了苦头。  点价方式带来的弊端在于:由于点价方式两步作价,购买了升贴水后必定要在一定的期限内购买相应的期货,如果中国油厂集中采购,加上大豆的国际贸易基本被以嘉吉、邦基等为代表的跨国大公司所垄断,所以中国油厂的购买行为很容易被国际投机力量所察觉,成为国外基金逼仓的对象。  (四)回顾大豆风波中凸现的问题  大豆进口中凸现的问题主要有:首先,缺乏统一的协调引导体系。目前国内大豆进口主体基本处于无序状态,没有行业组织,缺乏统一调控。这在"大豆风波"中表现得尤为突出:根据中国食用油信息网报道,2004年2、3月国内部分港口进口大豆已出现积压,但企业还在盲目进口;此外,这种各自为战还常常导致竞相抬高进口价的恶性竞争。  其次,集中采购现象突出。这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进口许可证制度的缺陷。由于国内油脂企业申请许可证比较困难,并且只有3个月有效期,所以不得不"集中采购"。而集中采购又会给市场带来需求上升的预期并引起价格上扬。  最后,没有直接参与采购经营的大型中国跨国公司负责大豆进口,给美国粮商和基金提供了可乘之机。目前,除个别大企业和外资、合资企业外,我国大豆市场参与主体主要是通过邦基、达孚、嘉吉等几个大型国际代理粮商进行采购。在这种进口方式下,跨国公司通过中国购买的升贴水情况,可以掌握中国进口商机。同时他们在CBOT都拥有跑道,美国基金也能通过他们迅速掌握大豆进口商的底牌。此外,由于进口合同采用由美国粮商提供的合同文本,其条款充分保护出口商利益而不利于中国买方。  总而言之,在"大豆风波"中,"中国因素"成为"中国劣势"根本原因可以归结为国际贸易和国际定价中的垄断,以及我们自己在外贸和现货体制上的问题。这些问题使我们掌握的需求主动优势变成了有求于人的被动劣势,也导致中美双方大豆贸易的非对称搏弈,使我们不得不被动承受价格波动风险,于是,"中国因素"被人为扭曲。  (五)贸易环节的解决之道  短期内,改变CBOT市场的定价中心的局面短时期内不能改变,我们大量从美国和南美大量进口大豆在短期内也将持续下去,因此我们只有熟悉游戏规则,尽可能寻找有利于自身的方式进行大豆贸易。  我认为大豆进口价格主要由CBOT期货价格、海运费和FOB价格组成,我们完全可以将三个部分分别结价!也就是说,敲定FOB价格、购买运费和在CBOT市场点价完全可以在有利于降低总体费用的情况下单独运作。

破天一剑官方正版

梦幻火锅店手机版

彩库宝典最新开奖app

台安棋牌游戏大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