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书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借力政府引导基金千亿浙江民间资本或将转正

发布时间:2020-02-10 17:43:39 阅读: 来源:书包厂家

“政府引导基金对企业而言,对产业发展来讲,当然都是大的益事一件。”畅翔科技集团是杭州市政府引导基金投资的第一单,董事长林东最终因为公司总部搬迁未将资金兑现,但他日前在接受导报记者采访时依然对政府引导基金青睐,称其令人鼓舞。

赛伯乐投资创始合伙人陈斌把自己对政府引导基金的看好变作了身体力行。在继成为杭州市政府引导基金的合作伙伴之后,9月29日,赛伯乐和欧源资本、天堂硅谷一起,成为浙江省创业风险投资引导基金(以下简称“浙江省引导基金”)的首批签约基金,注册资本分别为3亿元、2亿元和1亿元。

在杭州市政府引导基金成立15个月后,浙江省省级引导基金浮出水面。

小心翼翼的后发先至

虽然从2008年下半年起,市场的猜测不断,但确见其踪影在今年。3月18日,《浙江省创业风险投资引导基金管理办法》颁布,同期宣告了浙江省引导基金的成立,一期规模5亿元。

与其他一些省市相比,甚至相对于省城杭州,浙江省引导基金都有些姗姗来迟。

2005年11月,国家发改委等十部委联合制定的《创业投资企业管理暂行办法》正式发布,成为创业投资行业第一部国家层面的法令,在此间,政府引导基金的概念被提出。

去年10月,发改委、财政部、商务部再联合发布《关于创业投资引导基金规范设立与运作的指导意见》,其中明确了政府引导基金是由政府设立并按市场化方式运作的政策性基金,主要通过扶持创业投资企业发展,引导社会资金进入创业投资领域。随着概念的进一步明晰,上海、苏州、北京、重庆、深圳、天津、武汉等地的引导基金发展也一路高歌猛进。

“浙江的起步稍晚,但也在吸取前人经验的基础上结合自身特点进行了调整,希望形成自己的浙江模式。”省引导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希望浙江能在政府职能和商业运作上做好有效结合。

“常务副省长陈敏尔亲自担任引导基金管委会的主任,足见重视。”陈斌说,赛伯乐此番能在众多的创投公司中“中选”,实属不易。“政府方面对合作基金的要求很‘专业’,对公司的资质、成熟度以及区域市场的熟悉程度等都有较高的要求。”

办法中明确,引导基金阶段参股创投企业的首期出资不低于3000万元人民币,且在5年内的出资总额不少于1亿元,且均要求货币形式出资;而公司被要求“至少有3个对高新技术中小企业投资的成功案例”以及“至少有3名具备5年以上创业投资或相关业务经验的专职高级管理人员”等。“这是高门槛,摆明了非专业团队‘非诚勿扰’。”浙江省金融学会会长金雪军说,这样的规定也更大程度保证了资金的到位率和项目的延续性。

“一方面是要求成熟的大机构,另一方面也对机构对本土市场的熟悉度提出了新要求。”陈斌说,根据规定,引导基金投资浙江省范围内企业的资金不低于80%,且对中小企业项目的投资不低于30%,“将投资项目如此高集中在一个地区,需要对当地产业有相当的了解和足够的储备以及足够的信心。”陈斌告诉导报记者,正是在这一点上的疑虑让此前一些接洽中的“大VC”们临门止步。

除了最大限度地引导资本为本地发展、产业提升以及中小企业服务外,省引导基金还就一些可能忽略的问题做足了规定。此前,一些地方引导基金实践中,产生了“风险问题”、“寻租风险”、“财务状况”等质疑,浙江省引导基金在办法中就防范未然。

“引导基金本身不直接从事创业投资业务,也规定了非盈利性退出机制。而财政单线领导的方式则让监管和项目的决策等更为有效。”陈斌认为,外界的一些担心可以“在细读办法后,大可不必。”

稍晚进展,却在半年内快速进行,浙江省引导基金小心翼翼,锦衣夜行。

市场化和宏观调控双手互搏

对于创投公司来说,签约政府引导基金,也意味着其商业化的机制必须面临与政府资源、政府意志相结合与协调的问题。

事实上,省引导基金鼓励的投向产业与VC一直热衷的电子信息、生物医药、先进制造、新能源、新材料、环保节能、高效农业、现代服务业等领域近似,但其在商业运作上,或存在分歧。“省引导基金是财政性的非盈利基金,其商业投资附带有政府条件,是对产业引导为先,还是有强烈的盈利冲动占优,”金雪军说签约基金在运作过程中需要更好把握,要避免过于重利。

“有了政府的支持,会让我们募集基金的过程更为顺利。而在投放的过程中,也能获得企业更大的认同。”陈斌说,借助政府引导基金的力量,可以更好互动与LP(LimitedPartners,有限合伙人,出资人)、项目之间的关系。

“有了政府的依靠和支持,引导基金可能会在较短的时间内完成资金的编队。”金雪军说,金融危机以来,资本市场的融资渠道受到了一些影响,加上浙江的企业家多习惯将钱攥在手里,自己投资、自己花,“有了省引导基金的身份后,情况或会不同。”他分析,融资渠道的更为畅通会是投资机构对政府引导基金热衷的原因之一。

当然限制也众多。其对区域的投资要求和对中小企业扶持的规定,特别是对初创期企业的既定支持要求等,就被认为是减弱了投资性,让不少的“大VC”们都绕道。IDG创业投资基金创始合伙人熊晓鸽就曾表示,政府引导基金由于地域的限制让创投企业在投资时会瞻前顾后、束手束脚。

“GP(GeneralPartners,一般合伙人,是基金主要管理人)能不能在市场化意识和政府管理理念之间寻找到契合点,这是引导基金能否成功的关键。”有创投人士告知,畅翔的案例,虽然有客观存在的搬迁之举,但在实际操作层面,合作基金的利益诉求造成了投资过程中有扯皮的现象,让投资最终流产。

或许是前车可鉴,此番浙江省引导基金在选择合作对象时,对其做足了调查。浙江创投引导基金管理公司投管部副总徐晓坚说,“找好团队,这是做合格LP的关键。”按照省政府的设想,用省引导基金来培育一批成熟的LP以及优秀的管理团队,从而发挥出最大的效应,拉动地方经济增长,这是目标。

集民间资本投注块状经济

就在浙江省引导基金签约的当天,注册资本为2亿元的海洋基金也作为子基金成立。上海、浙江的六家民营企业在舟山市国资委的带动下,共出资1.3亿元,与欧源资本合作投资于海洋经济领域。

“因为是政府引导基金,我们选择的项目要么是有核心技术、要么有新的商业模式,帮助这类企业成长为区域的龙头;或者是选择当地的龙头企业进行再创新升级,让其发展成为优势产业。”陈斌说,这一方面可以带动区域内的配套企业共同发展,同时也可以促进区域经济发展,培育地方经济新的增长点——块状经济转型升级。“这与政府倡导的产业结构优化的诉求不谋而合。”

陈斌认为,浙江经济中,产业集群是一大特征,很长一段时间,因为聚合效应推动了当地的经济发展。“但从在金融危机中的表现来看,劳动力密集型、资源密集型、出口驱动型、高能耗、高污染的传统产业,增速都有下滑。而真正的具有核心竞争力的高新技术企业、创新模式企业,创投会成为一个区域优化产业结构的催化剂。”

“已经有台州的某行业协会的负责人找到我们,希望有合作。”陈斌说,在推动产业升级之外,通过政府引导基金的带动,还可以盘整浙江巨大的民间资本,积沙成塔,使之成为真接投资产业升级的生力军。“为民间资本找到了获利的出口,而促进产业发展,无疑是更好的流向,是良性循环。”

为了更好收编民间资本,与此前一些政府引导基金采用的“一级放大”方式不同,浙江省引导基金在杠杆效应上选择的是“二级放大”。根据办法规定,引导基金的参股比例最高不超过创业投资企业实收资本(或出资额)的25%。省引导基金首批成立的三家子基金其参股比例即为20%,“它的解读就是杠杆比例在1∶5,对省内民间资本的吸引大为可观。”金雪军认为,这也就意味着,引导基金将呈几何级数的放大效应。

“之前省内有不少的企业自己也学做VC,温州当地就不少,他们更愿意相信钱在自己手里花。”温州市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说,但都不够成熟。“若有政府的牵线引导,可以让人放心把资本交给专业的团队,而使民间资本进入到促动经济再提升、再发展的良性循环中来。”他对此乐观期待。

用一块钱的示范,引导五块钱甚至是十块钱的生意,政府引导基金希望能通过这一个支点,“撬动整个地球”。

中山注册公司代理

中山工商税务代理记账

广州注册公司

食品流通许可证

广州筹划税务意义

深圳代理记账注册公司

中山注册公司材料

深圳代理记账业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