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书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弗朗西斯周从电话维修工到顶级基金经理

发布时间:2020-01-14 19:23:44 阅读: 来源:书包厂家

周用最简单的语言将自己的投资哲学概括为“折扣买入”,他有三种主要策略来达到这样的效果,一是追踪那些处于“特殊环境”下的公司,二是买入一些濒临破产的公司,第三则是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研究那些具有长期增长潜力,但价值暂时没能获得认可的公司

张愎

投资并不是智商的竞技场,也不是学历与家境的比试台,弗朗西斯·周(Francis Chou)的故事正说明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周只有高中文化,却凭借自己坚持不懈的努力,在远离自己故土的加拿大开创了一番天地,成为当今加拿大屈指可数的优秀基金经理。

周于1986年创立共同基金周合伙基金(Chou Associates Fund),如果投资者当年在该基金中投入1万美元,截至2011年12月31日将获得11.4万美元的回报。

数据显示,这个资产管理规模为12亿美元的资产管理公司在过去15年里获得了10.5%的年均收益率,如果不是2011年基金收益大幅下挫18.8%,这一数值将会更高。相比之下,同期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年均收益率仅为5.5%。

“折扣买入”的三种策略

周用最简单的语言将自己的投资哲学概括为“折扣买入”。作为坚定的价值投资的实践者,他也将自己的成功归因于本杰明·格雷厄姆与沃伦·巴菲特所教导的“用40美分的价格买入一美元的价值”。

他有三种主要策略来达到这样的效果。首先周喜欢追踪那些处于“特殊环境”下的公司,这类公司往往面临短期问题,股票价格也暂时被错误定价。

其次,周喜欢买入那些他戏称为“废物”(CRAP)的公司,这其实是指那些不能实现利润(Cannot Realize A Profit)的公司股票。“市场总是对一些濒临破产的公司反应过度,因此这类公司的估值往往远低于他们应有的水平。因此,他在投资组合中买入一揽子这类股票。“这类投资中,10个公司有3个可能最终会赔钱,但其他7个所赚的钱不仅会弥补这亏损,而且还能赚上一笔。”

周的第三种策略相对普遍,就是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研究那些具有长期增长潜力,但价值暂时没能获得认可的公司。

“这工作非常艰巨,因为这类公司在市场上并不多见,每年或许只能发现1~2个这样的公司。因此只要找到我就会毫不犹豫地大笔投资,往往会将投资组合5%的资金都押注在这只股票上。”周说,“发现一个好公司就像在打牌时拿到一副同花顺(300033,股吧),这会让人不得不想办法抓住机会。”

然而,作为一个只做多股票,从不涉及大宗商品及其他复杂金融衍生品交易的共同基金经理,周在金融危机时也一度严重“失血”。2007年,由于加元对美元大幅升值,他的基金以加元衡量损失了10%,2008年,他的损失进一步扩大,以加元衡量基金损失了29%,而以美元衡量则下跌了42.6%,相比标准普尔500指数低了6.7个百分点。

其中,对于麦克拉奇报业公司(McClatchy Company)的投资是他当年最大的败笔。这家公司的股价从2005年初的70美元跌至2009年初的2美元,周在这笔投资上的亏损高达50%。

对于蒙受亏损的原因,周总结为低估了金融危机的严重程度,过早买入了仍在下跌中的股票。

2009年,他又一次积极地买入股票,基金在这一年上涨了51%,2010年也获得了25.5%的回报。

投资困境公司

金融危机过后,周就开始重新审视整个股票市场,并认为在所有行业中,金融、零售和制药行业被低估了。截至2012年6月30日,周在这三个板块上的资产配置分别达到了34.8%、22.2%和17.8%。

其最新的持仓报告显示,周目前的前三大持仓分别是西尔斯控股公司(Sears Holdings Corporation)、华生制药公司(Watson Pharmaceuticals, Inc。)、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 Inc。)。其中,他持有西尔斯68.37万股,占其投资组合净值的12.4%,持有华生制药公司53.54万股,占其投资组合净值的12.1%,持有伯克希尔·哈撒韦300股,占其投资组合净值的11.4%。

周对于西尔斯公司的长期投资再次凸显了他作为价值投资者买入低价公司的本色。近年来,西尔斯这家与西方现代零售业同龄的老古董由于受到沃尔玛等公司的侵蚀,已经面临江河日下的局面。不过周认为,据他估算,西尔斯所持有的房地产资产的价值分摊到每股中也能达到70美元,这足以支撑该股股价上涨至100美元,因此目前每股60美元的价格并不让他担心。

此外,周今年以来还不断加仓买入诺基亚公司。今年第二季度,他以3.3美元的均价买入了这家5年内跌幅高达90%,且面临严重亏损的芬兰手机生产商在美国上市的存托凭证。

投资银行更有趣的方式

虽然金融类公司并没有出现在他的前三大持仓中,但周表示,相比于只持有一两只股票,他倾向于持有该行业的一揽子股票,他对于金融高达三分之一的配置已经反映出他对该行业的看法。

2012年8月发布的基金最新半年报显示,周目前已经买入了一揽子金融机构的A类认购权证和股票。不过周指出,相比直接投资银行股票,投资银行的认购权证是“一种更有趣的方式”。目前,周拥有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420万股的认购权证,是金融类公司中的最大持仓。

在危机金融中,银行为获得政府的不良资产救助计划资金(TARP),向财政部定向发行了其股票的认购权证,这些认购权证给予投资者以特定价格买入其股票的权利。而与一般认购权证不同的是,TARP认购权证的行权价格将随着股息支付不断下调,这是政府利用自身的优势地位设定的一个严苛条件。例如,美国银行认购权证,如果其每季度的股息超过了每股1美分,那么其认购权证的行权价格将按超出部分相应向下调整。

因此,周指出:“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我们应该从政府手中买过这些权证,顺势分一磅新鲜肉。”

周认为,由于这类认购权证的行权期非常长,大多数是在2018年或2019年到期。这八年多的时间允许银行的内在价值获得充分的增长。展望未来,随着时间的推移,银行业的盈利质量会更高一些,账面状况会更加清晰,风险度会更低,管理风格也将更倾向于规避风险。这对认购权证的本身价格有显著影响。许多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有过剩资本。当经济稳定下来后,预期银行将用这些钱回购股票,或者用作一次性特别股息,从而拉低认股权证的行权价。

不过,在2011年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的银行业显然仍深陷泥潭中,金融类股票价格的不断下挫也将认购权证的价格不断拉低,这令周的基金在2011年里一度亏损。不过周认为,只有经历了风暴未来才能看见彩虹。

Related弗朗西斯·周档案

弗朗西斯·周1956年出生于印度的北部城市安拉阿巴德(Allahabad),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则是一名讲师。他的家庭成员还包括一个哥哥和三个妹妹,但遗憾的是,父亲在他们还十分年幼时就已经撒手人寰。

1976年,年仅20岁的周只身来到了加拿大多伦多,当时他口袋里只剩不到200美元。由于没有大学文凭,他只能从事蓝领工作,最后在加拿大贝尔公司(Bell Canada)找到了一份修理电话的工作。“我对于维修电话的工作并不满足,上进心促使我进行了大量的阅读,阅读一切我能得到的书籍。”周这样回忆道,“有一天,我在报纸上读到了一篇本杰明·格雷厄姆的文章,我觉得有一个智慧之光在闪耀,我想这就是我要从事的事业。”周认为,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想法与他的童年有关。“在印度,我们买东西的时候需要讨价还价,而在资本市场同样如此。”

从这时开始,周便努力学习有关投资的一切知识。1981年,周联合他的6个电话维修工作伙伴开设了一个投资俱乐部,初始资金是大伙一起凑的5.1万美元。自此,周凭着自己的努力和投资信念,开始了可观的财富增值之路。

1982年,周在撒克逊世界增长基金(Saxon World Growth Fund)那里获得了一份兼职工作,两年后,他辞去贝尔公司的工作,继而在加德纳·沃特森资产管理公司(Gardiner Watson)获得了个零售业分析师的职位。在这期间,他与同事普莱姆·瓦特萨(Prem Watsa)相交甚好,而瓦特萨也在他的建议下创办了赫赫有名的枫信金融控股公司(Fairfax Financial Holdings)。1986年,周将原来的俱乐部发展成合伙投资基金。如今,最初6个投资人中的5个依然执着地跟随着他。

多年来,周一直行事低调,与外界没有太多接触,他认为这是作为一名优秀价值投资者应当具备的基本素养。(张愎)

在线医生

名医汇

就医挂号合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