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书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81岁罗婆婆走了300只猫狗叫了一夜重庆新闻资讯生活dd

发布时间:2021-01-22 02:56:01 阅读: 来源:书包厂家

81岁罗婆婆走了 300只猫狗叫了一夜 - 重庆新闻 - 资讯生活

一位曾经和罗婆婆一起救助过小动物的老人,在罗婆婆的遗体前呼喊着她的名字

罗婆婆拖着病腿喂养她收留的流浪猫狗(资料图片)

犬舍帮工暂时照看着这些流浪猫狗

这些流浪猫狗已经一整天没看到罗婆婆了,它们似乎在期盼着罗婆婆回来

昨日,许多互不相识的人自发来到渝北区回兴街道一碗水殡仪馆,悼念一位善良的婆婆。

5月30日下午6时许,81岁的罗映梅在沙坪坝区歌乐山上突发脑溢血去世。她走后,留下了260多只狗、40多只猫。

31年前,罗婆婆就开始进行民间救助流浪动物活动,她在歌乐山上苦心维持的流浪动物养殖基地,目前还在扩建。

重庆成都网友前来悼念

“罗婆婆,一路走好。”昨中午,一碗水殡仪馆外,许多陌生人眼含泪光聚在一起,共同悼念罗婆婆。

老人灵位前,摆着从南坪、九龙坡等地赶来的几位网友送的花圈。还有一个白衣女孩是专程从合川区赶来的,她默默点了一炷香,“今天请假过来,送婆婆最后一程。”

下午3时,哀乐在灵堂中响起,凝聚的悲痛逐渐释放,不少人掩面抽泣。

“心碎了,泪干了,世间从此少了一个关爱动物的勇敢卫士。”60多岁的杨女士是歌乐山小动物庇护所的资助者,她在念悼词时数度哽咽,“31年了,你背井离乡照顾可怜的猫狗,没看过一晚电视,没吃过一顿饱饭,从来没有节假日。现在你去了天堂,请你好好休息,笑口常开。”

“罗妈,你安息吧!猫猫狗狗会记住你,黄泉路上会来陪伴你。”重庆市犬业协会秘书长胡科,神情很是悲伤,拿悼词的手也不住地颤抖。他身后,来自成都、重庆等地的动物救助协会(中心)代表及家人,也低着头悄悄抹泪。

“昨下午我去歌乐山给罗婆婆送米,听说她去医院了,没想连最后一面也没见到。”灵堂最后一排,一位高挑的女孩不时将墨镜取下擦拭眼泪。她的男朋友杨先生 说,女孩是江北区某公司职员,经常上歌乐山帮忙,每月还会从2000多元的工资中挤出一部分,资助罗婆婆饲养流浪动物。

最后电话还在谈建狗舍

“妈妈一辈子没跟我们享过福,这是我最大的遗憾。”罗婆婆的女儿欧女士抚摸着母亲的遗像,泣不成声。

她说,多年来的除夕夜,母亲总是匆匆吃过午饭,就独自乘公交车赶回歌乐山。实在忍不住想念儿女了,她会像小孩子般打个电话来问“你们好久来看我”。5月28日,欧女士和丈夫上山看望母亲,临走前,罗婆婆还嘱咐女婿给新狗舍安装电路,没想到这竟是永别。

“妈妈身体不好,有一次我上山,煮了一盘鸡给她补身体,结果她趁我不注意,就东一坨西一坨地喂了狗儿。”女婿周先生说,妈妈心地慈善,总是把舍不得吃的好东西留给狗吃,“她1.5米高,体重不到60斤,瘦得就剩下一层皮了,抢救时连针头都插不进去。”

帮工谢师傅说,老人走之前的最后一通电话,还在说建狗舍的事,“昨天上午11点,看到她在打电话,说着说着突然人就梭到地上去了。”120急救车把老人送到新桥医院,诊断为突发脑溢血。经过两个多小时抢救,仍无力回天。

卖血救助

流浪猫狗

2006年,人民网、北京电视台及重庆本地媒体曾报道,罗婆婆的救助流浪猫狗基地面临窘境。

当时,老人每月退休工资只有1000多元,她收养的100多只流浪猫狗每月要吃掉2000多元,不足部分靠好心人资助和老人捡食物弥补。为了让猫狗吃饱,老人一天只能吃一顿饭。因无钱缴电费,老人曾去医院卖血,遭到婉拒。

罗婆婆走后,正在扩建的流浪动物养殖基地将何去何从?基地里的300多只狗猫怎么办?

“太突然了,我们都慌了,能否安置好这么大批量的猫狗,谁心里也没有底。”重庆市小动物保护协会陈会长说,罗婆婆是西部地区大型民间流浪动物救助基地第一个突然离世的负责人,她收养的猫狗何去何从,目前还在紧急商讨中。

■重庆晚报记者?陈再?史宗伟?实习生?陈绘如?摄影报道

一个上午狗儿到处找罗婆婆

罗婆婆不在了,山上的猫狗情况怎么样?

昨日,歌乐山上罗婆婆的旧居,帮工谢师傅正在煮饭。屋内,300多只猫狗等着大快朵颐。一些个头较大的狗不停吠叫、打斗,显得有些暴躁。“可能它们也想罗婆婆了。”谢师傅说。

“昨晚猫狗叫了一夜,吼都吼不住。”谢师傅说,以前罗婆婆在家时,猫狗都会乖乖地偎依在她身边一起睡,晚上很少听到叫声。昨晚,猫狗不见主人,叫声此起彼伏,让他有些担忧,“下一夜该怎么办?”

昨日一个上午,长约1.5米的大狼狗“黑虎”,一直紧跟着罗婆婆的女婿周先生,它不时东嗅嗅西嗅嗅,好像在寻找什么。周先生以为它饿了,蹲下来喂它鸡肝,但它闻了一下,又扭头走开了。

周先生告诉重庆晚报记者,4年前,“黑虎”被人丢在路边,病恹恹快死了,罗婆婆把它捡回来,救活了。至今,每年固定时段,“黑虎”背上还会长癣,一抓就露 出红红的皮肉,痛苦难忍。有好几次,罗婆婆带它下山看病,误了回来的公交车,就抱着它坐摩的回来,“我们觉得太危险了,但妈妈说她不能不管,所以它最亲妈 妈。”

罗婆婆生前最喜欢“黑虎”和斗狗“莽子”。如今,这两条大型狗的归宿让人担心。周先生说,妈妈生前就说,怕它们再度流落街头,误伤行人或被人杀了吃掉,所以几次都提出,自己过世后让周先生带它们回家去养。

“但我们住楼房,根本不敢养大狗。”昨日,周先生抱着“黑虎”的头,很是难过,“妈妈走了,‘黑虎’以后要遭罪了。”

300只猫狗的粮食都快吃完了

“罗妈这一走,我们都乱了。”罗婆婆的流浪动物养殖基地资助人杨女士说,罗婆婆突然离世,让大家措手不及,“山上的基地今天就没有米了,鸡肝也只能够维持两天,不晓得啷个运转?”她说,因为罗婆婆去世,以她名字开户的原有捐款账户不能再用了,新的捐款账户还没有设立。

杨女士说,罗婆婆在歌乐山上共租了3个院子喂养流浪猫狗,但现在有两个院子人家不愿出租了,催着他们赶快搬出去。正在扩建的基地,是好心人筹资3万多元建 的,完全建好还需要两万多元,另外,还欠9000多元米钱和2000多元工资也急需支付,虽然昨天有网友到山上捐了1000元,仍是杯水车薪。

“这些猫狗的去向确实是个难题。”重庆市小动物协会陈会长说,一些爱心人士正在组建紧急委员会,目前初步想法是分流和领养,但实施难度都很大。如重庆市小 动物保护协会,目前已有1500多只猫狗,根本腾不出多余的空地,“我们现在每月开销是8万多元,善款只有30多万元,我们自己顶多也只能撑4个月,根本 不可能再负担这300多只猫狗。”

“如果我这边资金链断裂,重庆流浪小动物明天会流向哪,我简直不敢想象。”满面愁云的陈会长说,罗婆婆的离世对包括他在内的一批重庆民间流浪动物救助者刺 激很大,因为他们多数是老年人,靠着微薄的退休金和捐助在坚持,而现在,大家不得不开始思考,一旦自己也如罗婆婆般撒手西去,这些可怜的猫狗该何去何从?

“现在最需要的是爱心人士帮助和政府投入。”陈会长呼吁,尽快完善小动物保护立法,尤其要从源头上控制抛弃宠物行为,若有违反,要进行惩罚。

本周六,将有志愿者去歌乐山帮助罗婆婆生前收养的猫狗,欢迎爱心市民加入献爱心。联系人:黄女士,电话:13002388745;杨女士,电话:13399810803。

(来源:重庆晚报? 作者:陈再?史宗伟? 陈绘如)

斩幻想

手机qq游戏大厅下载安装最新版

王者乾坤破解版无限元宝

相关阅读